温上樵:我与学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

时间:2018-12-29浏览:551设置

记得那是我工作的头一年,刚刚走上三尺讲台,一切都是陌生的。课堂上,紧张的我总是不停地出汗,语速也特别得快,四十五分钟的内容经常只能坚持三十分钟,后面就不知道该干些什么。

在一个月之后的一次课上,校长大驾光临,和校长一同进来的还有一个瘦瘦的老者,个头不高,厚厚的镜片下面眼睛很有神,他微笑着看了我一眼,说:“你就是温老师?”我尴尬应了一声,校长告诉我,他是董老,是你们机械专业的顾问。

董老原名董怀艾,是南京无线电工业学校的老教师,曾师从于工程图学专家赵学田教授,还是省工程图学会的理事。董老很谦虚,认真地对我以及其他几个新手的课进行了客观评价。对于授课,董老指出:一节课的成败,关键在于教学的同时还要让听课者得到一种美好的享受。那天,董老除了评课以外,其他的话并不多,但重点强调的是“以教科研促进教学”。接下来的日子里似乎没有什么大改变,我的每一次公开课,董老听得还是那么认真,评课时对优点充分肯定,对缺点一针见血地指出。每次教研活动,董老依然出席。当然,话也还是不多。只不过我再也不用在月黑风高的时候备课,上课的时候,汗虽然还是照样地出,但是四十五分钟开始有些不够用了。一学期完成一篇教科研论文,参加各种类型的论文竞赛,还都没有空手而归,当然每篇论文还是离不开董老地把关,如此而已。但是,我感觉到总有一只无形的手,一直在默默地牵着我向前、向前、向前……

三年之后,我参加了第三届优秀青年教师的评选,由于有董老三年的指导,我顺利地通过了赛课,最终被评为南京市“第三届优秀青年教师”。我知道,属于我的仅仅是一个荣誉称号而已,但真正的荣誉要归于董老--我的导师。

十年后,当我进入南信院工作的时候,再一次到古平岗校区。此时,董老已经驾鹤西游,但他那种无私和认真的精神,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头。而对我来说,往事依然清晰,就像是发生在昨天。

(文/机电学院 温上樵)


(0)

相似推荐

更多>>

最热文章

更多>>

往期“最受欢迎文章”

更多>>
返回原图
/

北京赛车PK拾